歹徒已经被扭送到法师塔地牢

旧一点的文存放处,现在还在搬运中。
与主博客算是仓库的不同房间吧……
未经许可请勿转载。

【文】断头台-番外-演员表-真正的幕布之后

番外梗概基本就是,《断头台》是一部小成本CoC风格恐怖电影,下了戏演员们的一些小段子小访谈,可能会扯到我……我另一篇……奇怪的东西……(七个那什么玩意……里的一些) 

就是这么个真正的“幕布之后”的故事……………

==============

演员小资讯: 


☆《断头台》作为一部小成本实验性影片,它的导演显然具有过大的野心和尚不成熟的能力——导演意图在一部影片内传达“克苏鲁神话风格”、“同性之间的情感”与“何谓人类内在”等等方向各不相同的主题,效果并不尽如人意。 


☆主演均是新人,有的从未面对过镜头,也有的曾是小话剧团演员。只有配角格兰密斯的扮演

【文】断头台-37、38(正文完结)

37,警戒 


昆克疗养院是有商业基金赞助的福利机构,这里的患者大多是失智者,也有些是不能自理的老人。 


有几个病人比较特殊,他们不算老,但必须进行最高级别护理——也就是彻底失去自主能力的人。 

一个是溺水后大脑受损的儿童,一个是多发性脑梗死患者。还有一个是年轻男性,从医学上检查不出他有任何脑部损伤,他的器官也在器械的维持下健康无恙,但他却一直陷入昏迷。医生说,他的状态并不等于植物人,因为他的大脑皮层功能在理论上是完好的,脑电图也十分活跃,但就是无法苏醒。 


这几个患者住在昆克疗养院的最高一层,房顶是斜向的,房间很大但屋顶很低,三个床位...

【文】断头台-35、36

35,裂解 


“我只有几秒时间。” 

阿贝鲁斯•奥修说。他的额头上挂着汗珠,黑发贴在脸上。 

这是真正的奥修。他的眼白处发红,就像得眼疾的颜色般,那些红色时而收敛时而浓重,在尝试重新取得控制权。 


赖尔仍攥紧着匕首。奥修拉着他衣服把他从刑台上拽起来,轻吻他的嘴唇,双腿重伤的赖尔几乎无法自己坐稳。两个人的唇瓣再分开时,奥修的其中一只眼睛已经又恢复了鲜红色。 


奥修突然抬起右手,手上赫然握着刚才赖尔遗失的枪。他用枪口对着自己的太阳穴,没再多说一句话,毫无预兆地直接开枪。 


那时,赖尔觉得时间像是停止了,包括自己...

【文】断头台-33、34

33,由深渊至群星 


“她没有……” 

安德森靠在车子旁,他脚边是女孩不再动弹的身体。 

“她没有被控制,我看得出来!” 


他回头向赖尔大叫。赖尔握着枪,慢慢垂下手臂,几乎忘记呼吸。 


几分钟前,当莉迪亚看到怪物的靠近后,惊叫着追过来。“格兰密斯”手持那把金色的匕首,驱赶着深渊祭司。 

祭台想要更多祭品,不想放过任何人,在帕法珀岛上,凡是还与他人有一丝亲缘的人都会被波及,失去自我。 


当莉迪亚惊叫着跑过来时,她身后深渊祭司的喉咙喷出鲜血。那时赖尔开枪了,他第一个瞄准的不是怪物,而是莉迪亚。 ...

【文】断头台-31、32

31,不可逆的侵蚀 


莱娜夫人因中弹而失血,现在已经倒在地上,基本不能动弹了。 

她听到了安德森的排斥咒语,她很讶异,竟然有人在发出这些读音。 


深渊祭司站在原地,显得有些彷徨,莱娜用尽最后的力气,握着手里的金色匕首,把它插进了心脏。 


“你们在干什么!跑啊!”安德森终于忍不住暂停那些发音,对赖尔和莉迪亚喊道。 


莱娜胸前喷出血液,就像之前格兰密斯对半边人鱼所做的那样。 

安德森意识到,无数献祭文化中都有以匕首刺入心脏的动作,这动作的意思并不是“杀死”,而是“开门”。 


打开连接人间与未知领...

【文】断头台-29、30

29,祭台降临 


“野兽”几乎是一瞬间就冲到了格兰密斯面前,毫不犹豫地撕开了他的喉管。 


这时,奥修感觉到有一丝异常。他听到格兰密斯所念祷词的细节,那是一段古萨温语祷词,他们在山林中地下神殿遗迹里就见过镌文: 

“从湾岸至大洋,从波涛至海沟,从深渊至群星。” 

“从至亲挚爱的鲜血开始,逃离生命的束缚。” 


如安德森所说,格兰密斯渐渐被古魔法和旧日信仰污染,最终把亲生女儿作为祭品,换得挣脱“生命的束缚”,成为了另一种东西;现在发生在帕法珀岛上的事情也类似,彼此间有感情羁绊的人们一个个互相“感染”,有的死亡而有的失去自主意志。...

【文】断头台-27、28

27,灵魂感染 


酒吧区和集市完全安静了下来,除了长亮的霓虹招牌外,灯光一个接一个熄灭。湾状沙滩方向有隐约的光芒,像是篝火。 


赖尔拨打莉迪亚的手机,起初无人接听,几秒后迪莉娅回拨了过来。她尖声喊叫,语无伦次,赖尔听不清她在说什么。在他想叫她冷静点时,她的电话似乎脱手了,无人回应,只有一片杂乱的声音以及远处的惊叫声。 


从骚乱逐渐扩大开始,卡里尔的身形先消失在了黑暗的树丛中。他的身体异于人类,可以十分迅捷地前进。 

当其他人也小心地来到酒吧街和集市一带时,眼前的景象令他们震撼不已。 


街道寂静,远方却很喧闹——且声音在...

【文】断头台-25、26

25,幕布之内 


莉迪亚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,都无人接听。她烦躁地把手机扔在桌上,嘟囔着说:“他怎么就是不明白呢?” 

丈夫握住她的手:“别管他了,他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我简直吓了一跳,你哥哥这么粗鲁,而且个性也很奇怪……” 

“我想帮他一把,可惜他不领情,”莉迪亚挽着丈夫走出去,“看他那一副故作深沉的样子,去他的!他根本是看不惯我,我的日子好起来了、而他还是个混混。” 


夫妇俩走出去时,看到人群正向海滩移动,那边有音乐声和篝火的光亮,似乎在举行小型狂欢。帕法珀岛的夜晚比白天凉爽很多,但挤挤挨挨的人群还是令人觉得闷热,莉迪亚和丈夫不在意...

【文】断头台-23、24

23,追踪者和唯一的血亲 


“阿贝鲁斯?”安德森皱皱眉,“好像我还听过这名字……” 

卡里尔说:“阿贝鲁斯•奥修。或者别的什么名字,总之他现在姓奥修。” 

“奥修?” 

“是的,这是收养家庭的姓氏,我也曾经姓‘奥修’。在那之前我们没有姓氏,而名字是母亲早就决定好的,”卡里尔掏出一个已经发黑银链子,“她怀孕时就知道了是双胞胎,早早地做好了有我们名字的项链。” 

他说着,摸了摸自己的脖子:“可惜现在我已经戴不上这么小的东西了。” 


安德森回忆着孤儿院里的时光,‘怪胎’能读写和顺畅交流,只因为外表丑陋被排挤,而‘白痴’则...

【文】断头台-21、22

21,身为加害者的答案 


在半梦半醒之间,赖尔感觉到有人在拍他的脸。 

他用力拉回自己的意识,睁开眼,看到奥修正跪在身边。 

现在这里不再只有他们了,莱娜夫人、两三个奥修公司里的安保员、还有几个帕法珀岛本地的警察正在四周走来走去。 

奥修用眼神告诉赖尔“不用担心”。显然,这些警察是来救援的,无关的事情一直被隐瞒得很好。 


“有背包客在路边发现了我们的车子,”奥修说,“他们上山来,结果看到了尸体……以及洞窟。幸好有人路过。” 

赖尔头很晕,暂时没坐起来。他闻到一股很强烈的血腥味,同时也发现奥修脸色十分苍白。秘书莱娜夫...

【文】断头台-19、20

19,门之后(1) 


把人捂着嘴按在墙壁上——这动作让赖尔想起从前。 

那时他们还在同一所学校,他和奥修已经成了朋友,偶尔会一起在下课后去酒吧看球赛。 


一个星期三,赖尔逃课了,根本没去学校。下午他专门回去找奥修时,经常缠着奥修的女孩焦急地扑过来,说看到有几个人把奥修带走了。 

那些人和赖尔的伙伴们关系很差,不过他们和奥修从没有冲突。赖尔在校园里到处寻找,最终在校舍后停车场墙边找到了他们。 


奥修被一个大个子压在墙壁上,被捂住嘴,另外两个学生也在一起压制他。其实他们根本不需要这样,因为奥修一如既往地并没反抗。 ...

【文】断头台-17、18

17,第一次谋面的同窗

“女巫的日记里提到了这地方,”安德森拿电筒乱晃着,“刚才你叫我闭嘴看书,正好我看到她提到的——帕法珀岛的古老神殿。” 

赖尔不想和这些事继续扯上关系,而他更紧张的则是奥修的态度。是奥修叫他去杀罗莎的……而且奥修和她还有可能本来就认识。 

他观察着奥修的反应,奥修因为安德森所说的话而非常吃惊:“女巫?你是指罗莎•库劳弗吗?” 

“是的,”安德森回答,“她已经死了。” 

“我知道她会死的,她早就想着什么时候可以死了,她们那种人很矛盾,活着时残忍,又向往死亡。”奥修叹口气。 

这倒出乎赖尔的意料,他没想到奥修主动这...

【文】断头台-15、16

15,陌生的死刑

赖尔走进来看着安德森:“真没想到你这么老实,让你安静你就真的站在这里不动。” 

“不然呢?我应该积极要求参观你杀人吗?”安德森顺着他的话说。 

“你对那封信怎么看?” 

“喂,你根本没给我看!直接从我兜里抢走了!” 

赖尔回想起来,确实如此,他找到安德森后把上衣兜里的信封拿走了。 

信中只有‘十分敬服您的渊博。感谢您愿意配合。执行者近日就到。’这句话,赖尔觉得这是奥修的笔迹。 

安德森似乎等着他拿出信,但赖尔突然不想拿出来了,他有些担心安德森真的看出来什么。安德森懂很多奇怪的东西,也许他真的会想到一些东...

【文】断头台-13、14

13,刀口下的门扉 


金色的是沙子,红色的是愤怒; 

匕首连接着心脏,断头台上的是宽恕; 

白色的路往左,灰色的往右; 

合一的路不能走,除非决定不回头。 


出自《赞美诗集拾遗》,一本由大西洋边缘某小岛土著文字译成的英译本。它现身于二战后,原本被收藏于某博物馆,复刻译本有几十本,散落于不同地点、不同人手中。而那个小岛的原住民已经彻底消失了,仅有的血脉们也多半早就融合进了其他国家。 

几十年来,各大博物馆、文化与科研机构、各地大学曾经设立专家组来研究那种古文字,它的词汇量之大、文字系统之成熟,可以媲美现在任何一个主流...

【文】断头台-11、12

11,封闭的祭台 


小街道、海边别墅、广场和杂货店都笼罩在黄昏中。街上没有行人,而且房子和道路都出现了微妙的扭曲,看上去就像隔着沙漠里升腾的热气一般。 

赖尔和安德森走出罗莎的房子,往街区走去。他们脚下是一条白色鹅卵石铺成的路,印象中明明这该是条普通沥青路。 


“刚才那是什么?”赖尔拿着军刺,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。 

“你的枪呢?”安德森端着小牛皮本,跟在后面,看到杀手没拿枪,有些不满地皱起眉。 

赖尔也很希望有枪……但那把枪并不是他的,是奥修的。在赖尔去杀死这些特定目标时,奥修会要求他交还枪支,似乎是不希望他一冲动就开枪打死对...